当前位置上海房产信息网 > 房产信息 > 正文

东川二手房-6年股价暴跌83%、市值蒸发614亿美金!全球仿制药龙头为何走下神坛

“并购爆雷”,不是国内投资者专属,华尔街精英们也会中招。全球仿制药龙头Teva制药,就是典型的大坑。

过去数十年,Teva制药通过买买买策略,一举买成全球最大仿制药企业。但与此同时,也背负了巨大的债务。2016年,Teva制药负债总额达578亿美金。

悲剧的是,在背负巨额债务的情况下,Teva制药业务出现了重大“变故”。

一方面,由于FDA加速仿制药审核,导致仿制药市场竞争加剧,市场环境日渐恶化;另一方面,公司核心产品Copaxone因为专利到期,仿制药入场后收入断下式下滑。

“双重暴击”之下,市场对背负巨额债务的Teva制药有所顾虑。截至3月29日,Teva制药股价较2015年高点跌幅超80%,市值蒸发了614亿美金。

614亿美金

2015年至今,全球仿制药龙头在资本市场,俨然成了一台“绞肉机”。

/ 01 /

并购一时爽,

一直并购火葬场


仿制药企业对于产品线的扩充要求,或许要高于创新药企业。

毕竟,仿制药没有“躺赚”buff。在美国,即便是首个获批的仿制药,也只有180天独占期。首仿产品上市180天后,其他仿制药上市便没有限制。一款产品一旦有多个相同产品上市,只能内卷的陷入无限价格战中。

价格战中

显然,仿制药企业需要通过快速扩充产品线来缓和业绩波动。那么,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?你可能会说,研发。的确,研发是主要途径。

但药品种类繁多,仅凭自己研发,任何一家药企都不可能做到全面领先。相比之下,并购才是扩充管线最简单粗暴的方式,也是提升市场份额的重要手段。

Teva制药便侧重于后者。可以看到,Teva制药的成长史,完全是一部并购史。1980年至今30余年,Teva制药发起了近30起大大小小的并购案例。

并购案例

如上图所示,Teva制药并购的还都不是“小角色”,吞并对象中包括加拿大第二大仿制药公司、秘鲁前十的制药企业、日本第三大仿制药公司等巨头。

2016年,Teva制药甚至以超400亿美金的价格,收购仿制药巨头Actavis Generics。此次收购,Teva制药可谓诚意十足。超400亿美元收购款中,约334亿美元为现金支付,剩下的以1.003亿股Teva股份对价支付。

并购的好处,显而易见。通过不断买买买,Teva制药逐渐走上神坛。2015年,公司股价不断创下新高,市值一度高达738亿美金,大有追赶辉瑞、默沙东等宇宙大药厂的趋势。

一切皆有可能。进击的Teva制药,在完成对Actavis Generics收购后,虽然已经贵为美国仿制药龙头,但占据美国仿制药市场的份额不过16%。仿制药市场依然分散,意味着Teva制药潜在的成长空间还很大。

只是,没人能预料到,盛世之下,危机悄悄来临。当Teva收购Actavis时,美国仿制药市场大变局悄悄来临。

/ 02 /

FDA奋发图强,

仿制药企遭殃


不管在哪个国家,医药产业的兴衰都与政策紧密结合。虽然美国政府不直接干预药品的价格,但政策却对药品价格有深远的影响。

2012年之前,由于仿制药上市申请门槛较低,导致仿制药审核积压严重。2012年,FDA积压的ANDA(仿制药上市申请)批文有2866项。

当时,仿制药上市审核的堵塞程度,不逊于A股IPO堰塞湖。平均每个ANDA批文的审评时间接近30个月,而NDA(新药上市申请)的标准申请只需要12个月,优先评审只需要6个月。

仿制药获批较慢,市场竞争格局不容易轻易恶化,不经意间,美国仿制药企业迎来了一段繁荣时期。也正因此,Teva制药放开脚步大举并购。

但这显然不是FDA愿意看到的局面。为了改善ANDA批文的积压及审评效率问题,美国于2012年通过了GDUFA法案。

该法案要求仿制药企业每年向FDA缴纳一定的费用,而FDA则加快清理申请积压并提高审评效率。为此,FDA还专门进行了人员扩编,并成立了仿制药办公室,改革决心可见一斑。

改革效果立竿见影。到2015年年底,FDA已经处理了84%的ANDAs申请;到2016年年底,积压处理的比例已分别达到95%,提前一年完成任务。

对于创新药企来说,审评加速是好事,但对于仿制药企来说,可就另当别论了。FDA加快仿制药审评,仿制药供给大幅增加,导致市场竞争激烈程度加剧。

这一点,我们从Teva的市场占有率变化趋势能有直接感受。2016年,Teva在美国市场占有率达16%,但到了2020年下滑至9.6%。

上一篇: 1亩是多少平方米-法国发布阿斯利康新冠疫苗监测结果:会导致罕见血栓
下一篇: 代县租房-毛利率集体转正,造车新势力需要“新卖点”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