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上海房产信息网 > 房产信息 > 正文

底价租房-都是卖保险的,为什么友邦这么“贵”?

在寿险公司中,有一家非常独特的存在——友邦人寿。

国际大品牌、百年老店……友邦的产品,也被称为“保险中的爱马仕”。就连友邦的代理人也是保险界的一道靓丽风景,不乏医生、律师、高管等高素质人才。

友邦的经营数据也值得玩味。2019年友邦保险(HK:01299)在中国内地的保费收入仅331亿元,内地加香港也才只有1235亿元。凭借并不算高的保费规模,友邦的净利润居然能排到前十,其保单利润率,更是所有寿险公司梦寐以求的高。

2019年,友邦中国区新业务创造的价值率,可以高达惊人的93.5%。同期,国内的寿险公司,新业务创造的价值率还没有一家可以达到50%。

93.5%,这是什么概念?每100元的新增保费,其他险企至多创造50元利润,而友邦却高达90多元。

如此强悍的盈利能力,使得友邦的估值,在一众险企中更是独特。其估值(PEV)长期保持在近2倍,国内上市的险企PEV则普遍只有1倍上下。

那么问题来了,同样是卖保险的,为什么友邦这么“贵”?

/ 01 /

保费收入挤不进前十,

却是最赚钱的险企


比新中国成立时间还长的企业,哪怕全国也不会太多,超过百年的就更屈指可数了。

“百年友邦”算是一家。不过,相比起行业内的后来者,从规模来看,友邦已经严重掉队。

2019年,友邦的保费收入只有约2346亿元,而头部排名前三的上市险企,保费收入规模分别为7964亿元、5684亿元和5522亿元。

如果细看友邦的保费收入,你会发现公司在中国的保费收入,更是少得可怜。2019年友邦在中国内地的保费收入仅331亿元,内地加香港也不过1235亿元,其余的保费收入则来自泰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。

331亿元,友邦在中国内地的保费收入,在寿险行业连前十都挤不进。显然,在规模上友邦并无优势。

不过,金融行业有个特点,规模大并不能代表什么。因为你的规模都是客户的钱,只是暂存在你这里而已。比如,友邦的小兄弟安邦,几年时间从资产百亿做到上万亿,但现在已经被保监会接管了。

对保险公司来说,保单质量的意义也重于保费规模。友邦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,虽然保险卖得少,但丝毫不妨碍它的盈利能力。

2019年,友邦的新业务价值率为62.9%,其中,在中国内地的新业务价值率,竟然高达93.5%。

要知道,寿险最核心的盈利指标,就是新业务价值率,它反应的是险企每年新增保费可以创造出的利润率。你可以简单理解为毛利率。

目前,国内头部险企的新业务价值率,没有一家超过50%。也就是说,其他险企每100元的新增保费,至多创造50元利润,而友邦却高达90多元。

反映到财务数据层面,近几年,友邦的净利润率一直保持在15%左右,而国内上市的其他险企,净利润率能保持在10%以上的,寥寥无几。

显然,百年友邦的保费规模和其他上市险企相比,已经严重掉队,但论盈利能力,友邦却吊打所有的险企。

如此强悍的盈利能力支撑下,友邦也深得投资人的心。资本市场给国内险企的PEV,大部分时间维持在1倍上下,而友邦呢,接近2倍。

/ 02 /

保险中的“爱马仕”,

高端产品创造超高利润


一直以来,友邦保险被消费者称为保险中的“爱马仕”。也正是“爱马仕”这一定位,支撑起友邦的高额利润,拉开它与其他保险企业盈利差距的核心。

一方面,友邦的目标客户是富裕、高净值人群,以长期保障型和长期储蓄型产品为核心。相较于以中短存续期和短交储蓄型产品为主的险企,友邦的利源结构更稳定,死差和费差占比更高,受利率和权益市场波动小。

根据友邦披露的税前营运利润构成,承保利润,也就是死差、费差等非利差占比,在2014年至2019年平均占比高达64%。

另一方面,友邦为这部分人群提供高价值健康保险的同时,还能结合客户资产继承等需求,提供 “保险+信托”的跨境服务。以友邦中国的“传世”系列产品为例,从身前保障+高端医疗服务,身后传承,涵盖了高净值人群及家庭的财富和保障需求。

从盈利层面出发,友邦保险定位中高端市场,满足客户多样化需求的同时,还能实现较高的新业务价值率,进而获得高额利润。

而从产品定价来看,友邦确实也称得上行业中的“爱马仕”。友邦的拳头产品“全佑”费率,比同业平均水平要高出近30%。

以友邦的“全佑惠享2019”重疾险产品,和信泰的“信泰百万守护”重疾险产品为例,读懂君列出几个核心点,供大家来品一品。

上一篇: 长岛别墅-技术创新推动AIoT产业发展 小米发布Xiaomi Vela物联网软件平台
下一篇: 成都4号线-从内容到生态,荔枝迎来价值重估
返回顶部